簡體中文

    編輯部緬懷張國榮——風繼續吹,你依然在

    2020-04-02

    2003年,張國榮從文華酒店24層縱身躍下,人們從錯愕唏噓到懷念追憶,轉眼間,已是17年,直到今天,我們仍然在緬懷他,因為我們從未停止被他打動。今天,影視產業觀察全體記者在帶大家回顧張國榮的作品中,再一次去遇見或風華絕代、或灑脫不羈、或溫柔繾綣、或敏感驕傲的哥哥——張國榮。

     

    主編:彭侃

     

    雖然主編彭侃沒有參與本篇文稿的撰寫,但是在他的抖音號:旺仔彭侃綜藝、旺仔彭侃影視上,回顧了張國榮經典的影視角色,以及上過的綜藝節目,帶領大家再次領略哥哥的風采。

     
     

    記者:李楊

     

    張國榮這一生參演了超過80多部電影,類型跨度極大,俠客、浪子、暖男、戲子、瘋子、殺手,無論什么樣的角色,他都能將自己帶入到角色中,拿捏地恰到好處。而我最喜歡的,是比較早期的作品《胭脂扣》。

     

    《胭脂扣》是一部奇幻愛情文藝片,講述了一段跨越時空的人鬼情緣,可以說是“人鬼情未了”的另一個經典版本。故事的框架其實并不算新奇,甚至有點老套,但通過時空的穿插,香港舊時的街巷風景,以及人情世故與愛情觀帶來的碰撞,讓影片散發著獨特的魅力。

    作家李碧華在《胭脂扣》原著中,描寫十二少的相貌只用了八個字:“眉目英挺,細致溫文”。前四個字拒絕了脂粉氣過重的小生,后四個字讓熒幕硬漢止步,但這仿佛就是為32歲的張國榮定制,并且不是角色為他服務,而是他賦予角色氣質。影片里的十二少,是一個典型的公子哥形象,儒雅溫存,多情又薄情。而成長在富裕人家的張國榮,從小養成了彬彬有禮的性格,他一出場,就把十二少的公子哥形象立足了。

     

    在一個好的演員身上你會發現,當他們演過某個角色之后,這個角色便不作他人想,就如《胭脂扣》一樣,除了張國榮,沒人能將十二少詮釋的如此恰到好處。

     

    記者:劉翠翠

     

    對張國榮的認識不多,腦海里印象最深的旋律,是《我》里的“我就是我,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/ 我喜歡我 讓薔薇開出一種結果”,《Monica》里的“誰能代替你地位”,還有韓國綜藝最愛用的背景音樂之一:《英雄本色》的主題曲《當年情》。

     

    2017年,《英雄本色》修復版在國內重映,那是第一次在大熒幕上看到張國榮。1986年的這部戲里,阿豪和小馬哥對立面的阿杰,是一位血氣方剛、單純明朗的警察,那時的張國榮依然是一個意氣風發、笑容燦爛的少年。那時的戲院觀眾,給到周潤發和張國榮的是截然不同的待遇,吳宇森在電影重映接受采訪時說道,如果可以重拍,他希望可以多表現一些阿杰的掙扎和痛苦,因為阿杰才是真正的英雄。

     

    張國榮被人們喜愛的原因有無數種:因為他俊美的外形,因為他動人的歌喉,因為他塑造的經典角色,因為他瀟灑自在又溫暖善良的性格,因為他總是自掏腰包請工作人員吃飯,因為他陪19歲癌癥末期的粉絲度過最后時光,因為他這一生勇敢追求愛情……而這里的每一個張國榮我也都喜歡。

    張國榮“哥哥”稱呼的來源有多個版本,流傳最廣的故事是始于《倩女幽魂》里王祖賢的叫法。在這個時代“哥哥”這個詞又衍生出各種含義,同時伴隨著粉絲的花式彩虹屁。流量們一個個在走過場,而傳奇巨星張國榮不會被忘記。

     

    記者:呂嬈煒

     

    有人說,這個世界上可能會有很多才華過人、外貌出眾的明星,但卻只有一個張國榮。盡管這只是一句私心過重的評價,但卻也部分道出了一個事實:張國榮的影響力,早已在萬千影迷、歌迷心中根深蒂固。

     

    作為演員和歌手,張國榮不僅表演才華出眾,唱功精湛,為觀眾奉獻了眾多知名度頗高的作品,與此同時,作為一個普通人,張國榮私下的美談也從不間斷。在演藝圈內,張國榮好友眾多,幾乎從未樹敵,更別提任何花邊緋聞。為人坦蕩、待人真誠,是圈內人士對于張國榮最多的評價,我想可能這也是張國榮擁躉無數的重要原因。

    說起來,盡管已經離開我們17年時間,但坊間對于張國榮的談論卻從未間斷,而提起張國榮,大部分影迷腦海里跳出的作品一定是《霸王別姬》《英雄本色》這些知名度更高的作品。但對于我而言,印象最深的一部張國榮作品實則是《失業生》,在這部電影里,初涉影壇的張國榮展現了演藝生涯中最青春美好的一面。

     

    彼時的張國榮僅有24歲,盡管在銀幕前演技稍顯稚嫩,但是舉手投足之間都充滿了“少年氣”,仿佛一塊尚待雕琢但擁有無限光明的璞玉,一顰一笑之間都頗具感染力。而在這部電影中,張國榮還與彼時影壇另外兩位靚麗小生陳百強、鐘保羅首度同框,三位陽光俊朗的男演員,也在銀幕上為觀眾共同譜出了一段最美好的青春樂章。

     

    記者:楊倪

     

    當我們討論到港片的時候,我們總會提到那個所有人都意氣風發的黃金年代。在眾多優秀的港片中,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一部是《縱橫四海》,凝聚了香港極其優秀的三位演員,最好的、風華正茂的容顏和時光。

     

    《縱橫四海》的故事是圍繞兩男一女展開,他們從小被養父收養生活在一起,成為偷盜藝術品的高手。“最帥不過張國榮,最紅不過鐘楚紅,最發不過周潤發”,主演三人魅力四射。張國榮更是在《縱橫四海》中從驚艷出場到結尾大戰全程帥的一塌糊涂。亦不乏經典段落,比如他和鐘楚紅跳的那曲驚艷四座的探戈,以及阿占、缽仔糕與紅豆開著紅色法拉利在巴黎街道上奔馳的樣子,實在太快樂,太無憂,太燦爛恣肆。哥哥飛揚明亮的臉龐,如今再看卻禁不住悲傷。

    很多人都說,《縱橫四海》是香港電影史上值得銘記的經典作品之一,與其說我們念念不忘的是一部老電影,不如說我們緬懷的是一個已經逝去無法復刻的時代。如同這個電影的名字一樣,《縱橫四海》就是一場不切實際的夢,太過理想和浪漫,充滿巧合和幸運。它也許不如《英雄本色》在觀眾的記憶里留得長久深刻,但哪怕只是一場熱鬧的玩笑,這也足夠了。因為有發哥,有紅姑,更有哥哥,在那段歲月流歌中四海恣意縱橫了一場。

     

    實習記者:李秋霖

     

    提到張國榮,能夠想到的作品有很多,然而在他眾多的作品中,有一部《流星語》,極少被提及,相當冷門。但在豆瓣上,它的評分高達8.6,可以說是張國榮眾多作品中的滄海遺珠。

     

    在很多影迷的印象中,張國榮都是精致的代名詞,俊美的外形和貴公子的氣質讓他有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離感。無論是《霸王別姬》的程蝶衣、《阿飛正傳》的阿飛、《東邪西毒》的歐陽鋒,張國榮的角色往往是孤傲、憂郁,甚至是自戀的。而在《流星語》中,卻展現出完全不同的張國榮,并且成為了“哥哥”從影生涯中唯一一個父親角色。

    片中張國榮飾演一個因為香港金融風暴而破產的窮光蛋,在倒霉的時候撿到了一個孩子“明仔”,然后開始了“寵娃狂魔”的人生。父子倆各種親昵的肢體接觸,足以讓迷妹想要魂穿明仔,摸頭殺,捏臉殺,蹭鼻殺……現實中的張國榮并沒有成為父親,但片子“哥哥”抱著明仔的樣子,就好像當了一輩子父親。

     

    整部影片就像一部溫馨的現實童話,充滿了90年代港片的煙火氣息。故事中的人們雖然都處在生活的夾縫之中,但仍然保持著樂觀的精神和溫暖的善意,過著有笑有淚的生活。通過底層人民的視角,建立起金融危機之下一場充滿希望的夢。如果你正處在迷茫之中,這部電影或許能給你力量。

     

    實習記者:張銘栩

     

    沒有人可以永存不朽,唯有作品和精神可以流芳百世,或許張國榮就是對這句話最真實的寫照。驚才絕艷,灼灼其華,張國榮憑借精湛的演技將無數角色扮演的鮮活生動。有風華絕代的程蝶衣,也有瀟灑不羈的旭仔,前一秒還是《東邪西毒》里絕望孤獨的歐陽鋒,下一秒就是《東成西就》里唱歌跳舞的黃藥師。

     

    電影《霸王別姬》是經典中的經典,在無數人的心中永遠回味。張國榮對于表演是熱愛的,正如程蝶衣對于唱戲是狂熱的、是瘋魔的,他遵循師傅所說的從一而終,不差分毫的用生命去演繹虞姬,去愛霸王。

     

    在《霸王別姬》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程蝶衣對段小樓說的一句話“說好了一輩子,少一年,一天,一個時辰,都不是一輩子。”而程蝶衣描了臉,披上戲服,割破了于幾千年前早已割破了的頸,倒在了霸王身邊。程蝶衣的一生,從一而終都有些固執,不差一年、一月、一天、一個時辰,做了轉世的虞姬。

    戲如人生,人生如戲,程蝶衣戲中是虞姬,戲外也是虞姬,在最后一次唱霸王別姬的時候拔劍自刎,終是唱戲人活成了戲中人,不瘋魔不成活,由張國榮出演的程蝶衣,用一生詮釋了人與藝術結合的最佳狀態。

     

    影片娓娓道來的是蝶衣的一生,如虞姬般充滿悲劇的色彩,是《霸王別姬》成就了張國榮,也是張國榮成全了《霸王別姬》。程蝶衣由張國榮出演,是張國榮的幸運,也是程蝶衣的幸運,更是無數影迷的幸運。

     

    實習生:周子筠

     

    有人說,哥哥張國榮有一種令人著迷的“凋零式美麗“。這樣獨屬于哥哥的魅力在他的里程碑式作品《春光乍泄》中體現得淋漓盡致。面對炎熱的夏天、羞澀的對手演員和創作緩慢的墨鏡王,張國榮在地球另一端的布宜諾斯艾利斯,將自己性格中的一面融化在了何寶榮的靈魂里。流連聲色場所的浪蕩子和生病蜷縮床腳的癡情人,張國榮切換自如,甚至一只煙,一個微笑就足以留在影迷心中多年。

     

    某種程度上,塑造何寶榮的過程就是張國榮宣泄自我的過程。何寶榮在彩色瀑布前的感嘆,在片尾扎眼的紅色中獨自一人的落寞,像是凋零枯萎的花束,卻又散發著致命的吸引力。觀眾有著熱愛積極事物的天性,卻給予張國榮的角色更多對于頹廢和墜落的寬容。或許,這是由于張國榮將自身的魅力與角色融合在了一起,讓審美不僅僅停留在對笑容的肯定,還應該有對眼淚與嘆息的認可。

     

    張國榮最終將自己的人生也活出了凋零式的美麗。悲劇永遠讓人刻骨銘心,所以縱然他的靈魂已去多年,音容笑貌還留在觀眾的心中,而那些經典的角色,更是永遠不會被電影史遺忘。

     

    — THE END —

    作者 | 影視產業觀察編輯部

    編輯 | 楊倪

    黄色app下载安装 - 黄色芭乐视频下载 - 黄色草莓app